字幕网app看**

香江的片商当中,安隽兮是对《鸦片战争》信心最足的一个。

这部电影本来就是嘉禾投资的,安隽兮又是制片人,从头盯到尾,对影片的质量很有把握。

他把情况上报之后,嘉禾方面就已经下定了决心,要在影片的宣传和推广方面下功夫了。

有了他的暗示,肖浅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“各位,据我所知,香江的电影行业本来有固定的分账比例。第一周的百分之六十归片方,百分之四十归院方。每天五场,拷贝和宣传费由片方负担。下午四点场和午夜场则是五五开。如果继续上映第二周的话,分账比例同样也是五五开。从第三周开始,则是片方四,院方六。我说的没错吧?”

片商们还能说什么?

看样子肖浅是对香江的电影行业门清,留给他们玩花头的空间不多了。

“是这个规矩没错。可是肖总,你们在香江没有宣传渠道,这方面的工作还要我们院方来做。这部分的成本,不能不算进去吧?”

姚雨田据理力争,所说的问题也很实际。

目前为止,星光影视是没有能力在香江进行大规模的宣传的。

然而这些片商却不知道,肖浅并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。

“各位,你们的难处,我当然了解。所以,我这里有一份专门为这次的电影制定的分成方案。”

模特李文倩《墨香》主题旗袍摄影图片

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所有人,话语非常具有诱惑力。

“在分账的比例上,我的意见是,可以出让一部分给大家。咱们也别分什么第一周、第二周的了,虽然这第一周和第二周之间的差别确实很大。为了避免麻烦,咱们制定一个统一的分账比例。片方三、院方七,院方负责宣传,如何?”

一言落地,惊雷四起。

香江的片商们都懵了。

三七开的分账比例,还是院方占大头,这个肖总是傻子吗?

他们这个便宜占大了啊。

不过到底是在资本主义市场里杀出来的成功商人,这群人迅速冷静下来,并没有把肖浅当成肥羊。

他们很清楚,肖浅给他们让了这么大的利,必然是有所求的。

“多谢肖总的承让,我们感激不尽。不过肖总有什么条件,也一并提出来好了。”

肖浅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呵呵,卓经理痛快。”

说完,他的脸色迅速严肃起来。

“我的要求只有一个,那就是这部电影的海外版权销售和dvd销售,我们星光影视拥有百分之三十的分成。”

现在,片商们笑不出来了。

就知道这个唇红齿白的少年没有表面上那么的人畜无害,果然,魔鬼的脸面暴露出来了。

香江的电影市场大吗?

在这个时代,确实不小,但却不是只靠香江本土。

就算现在香江的经济环境不错,可地域就那么大,人口就那么些,哪怕所有的香江人都进一次电影院,能够提供多少票房?

香江电影赚钱的地方,其实是在于海外销售能力。

尤其是湾湾、东南亚、日韩等地,都对香江电影十分推崇,使得他们的电影能够畅销海外。通过版权、dvd等方式,赚取大量的利润。

据统计,在九十年代,香江电影的海外销售额,甚至是本土的五倍以上。

这才是香江电影赚钱的大头。

在香江本土票房方面,肖浅大放水,出让了大量的利益,看中的就是这一点。

虽然大陆这边自己也可以将电影卖到海外,有自己的渠道。但很不幸,大陆出品的电影在海外没有市场,认可的人不多。

可如果电影转手香江,贴上香江的标牌,销量翻上十倍一点都不夸张。

假如是别的电影,自然是不行的。

可《鸦片战争》就没有问题,因为这是嘉禾公司实打实投资的电影,把它算作香江电影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只要这部电影在香江票房火爆了,在海外引起轰动也就不难。

听到肖浅索要海外销售的收益,片商们都脸色发苦。有心拒绝,可是又舍不得肖浅提出的分账方案。

好一个左右为难,究竟该怎么应对呢?

“呵呵,我觉得肖总的这个方案很不错,我们嘉禾答应了。”

安隽兮施施然开口,直接表明了立场。

其他的片商们猛然色变,纷纷瞪视着他,就差拿口水啐他了。

该死的,你这个香江电影的叛徒。

可是有什么办法呢?

在香江电影行业最有影响力的嘉禾都答应了,剩下他们的这些人还有抵抗的余地吗?

看着香江的片商们郁闷地在协议上签字,肖浅笑的跟黄鼠狼一样。

通过买断协议,尽量让电影在大陆就回本。而港台和海外,则是肖浅预想的电影盈利的地方。

现在看来,计划通。

肖浅又见到了二号首长,陪坐的还有石部长和李建国。

上次看电影的时候,二号首长就说要和他好好聊聊。现在电影的销售完成,显然二号首长得到了具体的情况,更有很多话说。

“听说你在内地没有采用分账的模式,而选择了买断,是信不过我们自己的院线吗?”

一听这问话,石部长和李建国就无比紧张。不停地示意,让肖浅小心说话。

肖浅表示收到。

“信不过。”

明显看到李建国的手探向了茶杯,估计当场就想揍人。

二号首长装作没看到李建国的举动,嘴角弯起。

“看样子你对国内的电影行业很有成见啊。”

在今天见面之前,肖浅就做了缜密而严肃的思考。

他觉得,今天是一个机会,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。

如果因为谨小慎微而错过了,那么他将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。

所以在面对二号首长的时候,他十分的坦诚。

“首长,这是进入九十年代以来,国内的电影行业的情况汇总。我相信,您在看完了之后,也会有成见的。”

二号首长没去翻阅报告,不需要。

尽管他日理万机,有很多的大事需要处理,但想要了解一个方面的情况,还是很容易的。

他知道,肖浅说的没错。

“这些年,我听了不少人的汇报,都说了些关于电影行业方面的问题。大家的角度都不一样,说法也各执一词。小肖总,你的观点又是什么呢?”

肖浅双手作揖,表示不敢被首长称呼肖总,让气氛略微缓和了一些。

但轮到他开口的时候,他也不客气。

“作为从业者,因为身在其中,我就说一些自己的感受吧。”

旁边传来一道光,属于李建国。显然是在警告肖浅,你给我小心说话。

肖浅就当看不见,反正我是未成年,不担责任的好嘛。

“诚然目前制约我们中国电影发展的因素有很多,其中的技术问题,更是在短时间内无法解决。但环境问题,却是可以改变的。院线是电影面向观众的最前沿,这个方面不整顿好,那么即使制片方拍出再好的电影来,也不能转化为实打实的效益,依旧还是对中国电影行业的发展壮大没有任何作用。”

石部长说了一嘴。

“可是很多人都反应,说我们中国的电影人实力不足,始终拍不出好的电影来,这才是中国电影无法发展的原因。”

肖浅伸手比划了一下。

“院线就相当于水渠,而电影则相当于水源。水源有干净清澈的水和浑浊肮脏的水区分。但不管是好水还是坏水,首先要有渠道让水源流动起来。现在我们的问题是,渠道方面出现了问题。不但导致坏水无法流动,好水也找不到流通的方向,最终只能变成死水一滩。最起码要先把渠道建设好,然后增加过滤的能力,才能让电影行业充满生机。”

这个比喻让大佬们陷入沉思。

“那对这个渠道,你有什么想法吗?”

正题来了,肖浅精神一振,开始拿出自己的东西来。

“院线改革是势在必行的,必须打破地方垄断,让电影的发行和上映完遵循市场的规律。制片方和发行商、院线三者合一,只能是纯粹的商业行为,才能避免如今制片方备受打压的局面。”

二号首长定定地看着他,深邃的眼神明显看的更加透彻。

“你这个小鬼,居然学会打埋伏了。我可警告你,你只有今天这一次机会。错过了,你就自己找地方哭去吧。”